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木地板介绍 >
更 好的日子还在后头时间:2019-05-11   编辑:admin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近日,习总书记回信祝贺云南贡山县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让这个深山的少数民族成为焦点。独龙族,人口不足万人,平日鲜为人所知,而芜湖有这么一位摄影师,从2003年开始深入...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近日,习总书记回信祝贺云南贡山县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让这个深山的少数民族成为焦点。独龙族,人口不足万人,平日鲜为人所知,而芜湖有这么一位摄影师,从2003年开始深入独龙族,用镜头跟拍该族至今,他就是安徽师范大学摄影系教师沈醒狮。4月17日,记者来到安徽师范大学,面对面专访了沈醒狮,听他揭开独龙族的神秘面纱,以及自己16年的独龙情。

  “这几天,很多独龙族的朋友跟我联系,说习总书记给他们回信了,恭喜他们脱贫。”在安师大传媒学院田家炳楼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沈醒狮,他胡须浓密,精神矍铄,身着摄影师常备的小马甲,目光有神。专访一开始,沈醒狮就拿出手机跟记者分享来自独龙族群众用手机给自己发来的喜讯。

  “我对独龙族的神秘充满了好奇,促使我一次次地走进他们。”沈醒狮告诉记者,自己很早就在文献材料里得知云南独龙江某个聚落有文面这个原始的风俗(文面,即在女孩子青春期时文面,使其变得丑陋,防止被外族人掳走),便很想去一探究竟。2003年,53岁的沈醒狮第一次奔赴有“天边”之称的独龙江,寻找古老神秘的独龙族,谁曾想到,这一拍就是16年。

  沈醒狮告诉记者,2003年去了一次以后,独龙族就成了他心里的牵挂,对文面女的好奇,对这个民族的好奇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前两年,带我去独龙族的向导还到芜湖来找我。”沈醒狮说这十多年来,自己对独龙族的感情也从当时的好奇到如今的牵挂,每次去看他们就像是“回家走亲戚”一样。

  “这一路上,我遇过毒蛇、写过遗书、走过险峰,拍下了这一张张的图片。”沈醒狮一边说,一边指着电脑上自己拍摄的独龙族的照片。独龙族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少数民族,人口仅五千余人,绝大多数生活在封闭的独龙江峡谷地区。该地区位于云南省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境内,距昆明1000公里。独龙江的东边是高黎贡山,西边和南边是与缅甸交界的担当力卡山,北边是西藏。照片中,记者看到独龙江地势险峻,摇摇欲坠的藤桥是当时仅有的通行道路。

  “那时刚去独龙江的时候,随行带我们去的当地村民,都要拿着砍刀,一边走一边开路。”沈醒狮说,前几年去独龙江坐火车转乘汽车再步行,路上都要花费好几天的时间。途中,他不仅要穿过丛林,防止吸血蚂蝗和毒蛇的袭击,还要越过雪山,忍受饥饿和严寒,还要谨防塌方。据介绍,有些地方根本没有路,需要一边走一边开路,并且会随时遇到塌方。

  去云南之前,知道路途艰辛,他甚至对家人交代后事,写下了遗书。云南之行可以说是困难重重,爬雪山、过吊桥、滑溜索这些都可能危及生命。沈醒狮回忆说,为了拍到独龙族的生存状况,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攀越藤桥,有一次,走藤网桥,走了一段时间后突然觉得似乎头有点晕,无法再向前走,而脚下是奔腾不息的江水。凭着对摄影的热爱,沈醒狮不顾危险,用相机拍摄下了独龙族最后64位文面女,用镜头记录她们的故事。

  说起独龙族的整族脱贫,沈醒狮深有感悟,“2003年第一次来到独龙族这里,我还以为回到了原始社会。”沈醒狮回忆说,感觉那个时候独龙族的生活似乎与现代社会脱轨,住的是木楞房或竹篾房,不通水电,通讯条件差。到了晚上,乡政府与县政府之间联系还要靠无线电,独龙族平均每户的财产都不足1000元。“种的粮食不够吃,过年才能吃上米饭,主要的收入是靠狩猎,可谓还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沈醒狮说,那时独龙族还很封闭,很多族人因交通不便一辈子没走出过大山,独龙族最远的聚集地虽然离县城不到100公里,可是道路通行条件差,往往要走5天。

  沈醒狮对独龙族长达16年的追踪拍摄,见证了独龙族人如何渐渐过上了好日子,“国家实施退耕还林等政策,给粮食补助,族人们开始能吃饱饭了。”据介绍,2011年开始,国家着手改善独龙族的居住环境,每户独龙族人家都分到了一座由国家全资建设的新农村住房,全部是砖墙、木地板、琉璃瓦房顶,“一片有着红色屋顶的住宅静静地坐落在山脚下,猛一看还以为是欧洲的瑞士呢。”沈醒狮笑着说。

  2018年,沈醒狮再次回到独龙族,不少族人开上了汽车,无线网络覆盖面越来越广,城里流行的网购在这里也不再是新鲜事,“虽然快递暂时还是只能寄到县城,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走出大山,接触外面的世界。”

  “我坚持用平视的视角去记录独龙族,不美化,不丑化。”沈醒狮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探索,能为世界留下更多的民俗真实资料。同时,他还通过问卷形式,对独龙族进行民俗调研,为社会民俗学研究留下了珍贵的一手资料。

  据了解,民族出版社曾出版了一套有关介绍我国各个少数民族的书籍,其中独龙族的部分就是由沈醒狮撰写的。他拍摄的《文面女》《峡谷里的独龙族》等一系列优秀作品,曾获“中国欧盟希望杯摄影大赛”金奖等奖项。《中国国家地理》2012年第12期发表长达18页的《封山后的独龙江》,就是由沈醒狮拍摄的。沈醒狮老师的民俗研究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认可,安徽师范大学的独龙族民俗研究被列为2012年国家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

  “跟拍独龙族10多年,看到他们从食不果腹到如今整族脱贫,我也很高兴能用镜头记录了他们的生活变迁。”沈醒狮告诉记者,自己一直都有继续跟拍独龙族的打算,今年计划8月份左右再去独龙族一趟。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静文 李萌 文/摄